推荐使用百度浏览器在线观看也可以视频下载,最新地址:twt69.com
  麗歌大舞台。

  小川堂最重要的實業,也是黑白兩道各色人物穿梭來往集會的地方,黃賭毒可是一應俱全。

  梅子本不欲來這種黑社會的地方,自從上次被周文救過一次以後,她越來越討厭自己從事的職業,每每有從良的念頭,可是她一直癡心守候的那個人會給她一生的承諾嗎?

  想到那個既奸滑又可愛的老男人,她是從心底又恨又愛。

  這次姐妹一再相邀,說有大老闆光臨,看了幾撥小姐都退了貨,不得已一定要她來救場,說是出手大方,做一次能頂好幾次。

  梅子無奈之下只得答應了。

  趕到大舞台二樓KTV包廂,裡面已有幾位衣冠楚楚的男客人,陪酒的小姐卻只有兩個。

  客人果然一眼看上了她,領班如釋重負地出去了。

  她被安排坐到了正中間那個中年男人的身邊,男人只正眼瞧了她一眼,然後默默地喝酒,那一眼就讓她心底一寒。

  梅子已看出這裡為首的就是她身邊這個叫陳先生的男人,別人雖說也是客,在他面前卻不敢放肆調笑。

  陳先生既不說話也不摸她,梅子不知道叫她來幹什麼,只好也悶聲作臨時招待,見男人快喝光了就添上酒。

  卡拉OK機空放著音樂。

  真是一些怪人。

  梅子想。

  「小楊,時間差不多了,叫她進來吧。」

  陳先生對一個年輕男人示意。

  小楊出去,不一會帶了個女人進來。

  女人進來時全場人眼睛都為之一亮,太美了,那女子簡直就是女神的化身,身著玄花中式旗袍,款款而立,儀態萬方,這才是真正的女人啊。

  與她相比,梅子不禁自慚形穢。

  「陸薇,過來坐我旁邊。」

  陳先生拍拍他另一側的皮椅。

  陸薇?

  果真是新近在媒體風頭無兩的新一代舞後陸薇!

  難怪梅子一見她就心跳加速,薇可是她的偶像,一直沒有福分見到本人。

  陳先生到底是什麼人,能把這C市第一美人叫到這等骯髒地方來?

  薇走到陳先生身邊,剛要坐下,陳先生突然問,「穿內褲了嗎?」

  梅子嚇了一跳,懷疑自己聽錯,薇好像也是同樣的感覺,臉上一下就泛紅了,驚惶地看著陳先生。

  有人發出猥褻的輕笑。

  陳先生不再重複第二次,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薇侷促地看看周圍,用幾乎難以察覺的聲音說,「沒有。」

  眼瞼垂了下去。

  梅子的眼睛也因驚詫而瞪大,以為自己在作夢,或者作夢也想像不出陳先生會對薇提出那麼羞恥的問題,而薇竟會聽話地作答。

  好在陳先生並未再進一步羞辱她,開恩叫薇坐下。

  薇總算鬆了口氣。

  周圍的人在竊竊私語,眼光不停地瞟向薇的下身,顯然已被薇未穿內褲的事實調起了胃口。

  然而噩夢只是開始。

  「知道我叫你來幹什麼嗎?」

  薇心神未定地搖搖頭。

  「是要你來學習,學學什麼叫專業。」

  除了陳先生,在場所有人怕都不明白陳先生所謂學習是什麼。

  正巧男服務生走進來送茶,陳先生叫他留下,站在廳中央,又拍拍梅子的大腿,「小姑娘,你來表演一下。」

  梅子滿頭雲霧,「我?表演什麼啊?」

  「你不是搞這個的嗎?平時怎麼搞的就給我們表演怎麼搞呀。」

  梅子這下聽懂了,羞怒交加,一股熱血湧上心頭,冷冷地說,「對不起,我坐素台的,不會這個。」

  陳先生冷笑,還沒開言,一側那個叫小楊的男人衝過來揪住她的短髮,「媽的,眼睛夾了豆豉。整個場子都是陳先生的,你敢不聽話不想活了嗎?」

  陳先生擺了擺手,叫小楊退後,拍出一迭鈔票,不耐煩地說,「不要動不動喊打喊殺,好像額頭上寫著黑社會三個字,要尊重人權,人權懂不懂?愚蠢。小姑娘,你不作我不會勉強你,……啊,那個誰,你旁邊的那兩個小妞來做。」

  晚場已接近尾聲,午夜場馬上又要開始了,人來人往的響動在這間燥熱的小屋子裡一點也聽不到。

  梅子僵坐著,冷冷地看著另外兩個小姐脫得只餘內衣,趴在惶惶不安的小男生身上,像平時服伺客人做「雙飛」一樣,一前一後跪坐著,伸出溫潤的舌頭,在男人的肌膚上一寸寸舔過去。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只覺得好漫長好漫長。

  梅子覺得好羞恥,好骯髒,雖然不是她自己在作,雖然她也曾無數次像這樣為男人服務,但那都是在封閉的兩人世界中,哪有過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做這等丑,好像幾隻發情的動物,關在籠\中表演性交給圍觀的人觀賞的動物。

  那兩個女孩子也許感受沒有那麼複雜,做得很專業,很投入,香舌像風車一樣在小男生的小乳頭上打轉,弄得本是平平的地方硬是暴起兩個小豆粒,每個敏感地帶都拖下了亮亮的香唾,還沒做到下身,小男生的陽物就已經硬梆梆地翹起老高。

  胸腹部和大腿做完,小姐示意小男生趴過來。

  男服務生起初還緊張得發抖,現在完全亢奮了,狗一樣趴著,等待新一輪的溫存享受。

  陳先生卻突然打斷他們,說,「好,你們暫停。陸小姐,都看清了嗎?」

  薇紅著臉不說話。

  「你,像她們一樣,接著做後半部分。」

  場裡驀然沉寂下來,梅子眼前一暈,剛才還只是驚詫,現在則是驚恐了。

  陳先生的猙獰面目完全暴露無遺,原來他就是要在這個場合來狠狠羞辱薇。

  人們懷著各式複雜的心情等待著高貴的女皇是怎樣低下頭顱的。

  薇的臉色慘白,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走到小男生的跟前,久久不動。

  「啪!」

  凌厲的鞭響驚醒了人們麻木的神經,陳先生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根馬鞭,重重抽到薇的後背上,這一鞭抽得狠,半幅衣裙竟生生撕裂,大半邊光潔的後背坦露出來,還能隱約見到深深的臀溝,還有一道長長的鮮紅的鞭印。

  「不記得規距了嗎?」

  薇踉蹌著跌倒在地,抬起頭來,眼眶紅了,想哭出來的感覺,這次但是手卻順從地從旗袍下擺高開叉處拉起來,白生生的大腿令人心迷神搖,下擺繼續往上卷,女人曲線秀美的下身一點點地裸露出來,直至看到,恥毛!

  天哪,果真沒穿內褲,令萬人仰慕的高貴麗人竟然在這種地方,在眾多陌生男人面前,輕易就裸出了下身!

  薇的身子抖動不止。

  所有男人的眼睛都集中在同一處,越瞪越大,呼吸都屏住了。

  薇茫然的視線收了回來,正好與梅子對視了一眼,眼神竟是那麼的淒絕,苦澀,不忍卒睹。

  梅子潸然淚下。

  她從來把自己看得很輕很賤,自從被繼父姦污後,她一生的幸福和貞潔就毀掉了,所以,她放浪形骸,穿梭於霓虹燈下,與形形色色的男人苟合。

  然而,在她心中,卻總有一個藍天般的夢想,如果有來世,她要作個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的美麗女人,女人,其實應該是一個不容玷污的高貴字眼,應該是被無比精心呵護和愛寵的艷麗鮮花。

  那一天,梅子在電視轉播中第一次看到了薇的演出,舞台上的白天鵝是那麼靈性,聖潔,光彩動人,這才是她真心嚮往的女人啊。

  就是從那一刻起,薇成了梅子心目中的女神。

  今天這個本應是梅子最興奮的日子卻成了難言的惡夢,她的女神在受難,受著人間最淫穢無恥的戲弄,她只能和其它看客一起,無能為力地在一側旁觀。

  打破了,一切美好的東西被無情地打了個粉碎。

  她覺得自己有罪,像個幫兇。

  薇慢慢跪下去,伸出一截香舌,在群狼熾熱的眼光環伺中,向那具陌生的男人胴體,麻木地,舔過去…

  「歐,我受不了了。」

  有人忍不住香艷的刺激,不自覺地在自己的下身搓來搓去。

  陳先生不為所動,眼看薇艱難地一路從背走到了屁股,森然道,「記住,還有屁眼。」

  拿舌頭舔屁眼!

  天哪,這是連梅子也從來都拒絕做的骯髒地方,只有下九流的妓女才會為了錢幹這種勾當。

  而且那小男生明顯沒擦乾淨屁股,屎眼上還殘留著髒物。

  陳先生簡直是個畜生!

  為什麼薇要這麼順從?

  為什麼受到這種虐待,她還有活下去的勇氣?

  淫靡的氣氛中,薇迷失了自己,完全是一副自暴自棄的神情,不顧一切地將舌頭抵在了小男生的屁眼上。

  小男生早就受不住莫大的刺激,濃精一洩而出。

  薇劇烈地嘔吐起來。

  一團苦澀的東西湧上梅子的喉頭,朦朧中,她看到了陳先生的笑,那一刻,她終於明白什麼叫真正的殘忍…

  這一切到底應不應該告訴周文呢?

  她想起發二臨走前跟她說的話,「你害了我,也害了他。」

  難道發二不幸言中,周文命運\的轉折真的由她而起嗎?

  現在,命運\無情地再次將她扔在了十字路口上…

  外面,風聲凜冽,暴雨從破爛的窗口狠狠的抽進來,把窗楣打得嘩啦啦響,地板濕了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