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百度浏览器在线观看也可以视频下载,最新地址:twt69.com
  盤龍山。

  連綿六百里原始森林,遠遠望去,升騰的輕霧宛若給鬱鬱蔥蔥的林海披上一襲紗衣。一直以來,這裡野獸橫行,人跡罕至,當地政府有心將森林探險作為重點旅遊項目開發也由於安全難以得到保障而作罷。

  此時,林海深處卻有四個小小的黑點在艱難前行。

  「還不知道會不會死在這裡。」領頭的男孩子邊低聲嘀咕,邊用砍刀使勁砍開障路的荊棘。

  說話的叫吳昊,走在他側後悶著頭拿根長木棍不停敲打,用很大的聲響嚇走草叢中的蛇蟲的男孩叫張忠禹,他們連同走在後面的兩個漂亮女生文櫻和歐陽惠一起都是來自同一所大學,放暑假前就約好要來這座神秘的大森林探險,尋找傳說中的月影湖,為此花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準備糧食、工具,還閱讀了大量探險方面的書籍,然後在這天清晨沿著一條已經荒廢的小徑溜進了盤龍山。剛開始都興奮莫名,沒想到才半天工夫就迷路了,更糟糕的是指南針竟被有些糊塗的歐陽惠遺忘在旅館裡。原本設想可以通過看天日定方位的設想也被參天的林木和瀰漫的瘴氣擊個粉碎,只好在一張簡易的地圖指引下象沒頭蒼蠅亂轉,不安和焦慮開始籠罩住每個人的心頭。

  望著歐陽惠難過得要哭的樣子,文櫻的俏臉更沉了,她個子較高。身材修長,短髮,清秀的眉目間透著英氣,一身牛仔打扮,在學校她是出名的活動家,這次探險就是她倡議的,也成了當然的帶頭人。現在鑄成大錯,她覺得自己也有很大的責任。

  「虧你是男子漢,小裡小氣的。我看過了,我們大致方向沒錯,只要盡量直走,天黑前一定能趕到月影湖,到了那裡再想辦法。」

  大家都不作聲了。只有悉悉嗦嗦的腳步聲。

  太陽就要西沉,四周更顯昏暗,從密林中不時傳來各種怪聲。每個人的臉色更加緊張,歐陽惠死死拽著文櫻的手,掌心儘是汗水。

  「前面好像有燈光。」

  一直沒作聲的張忠禹突然大叫一聲,眾人加快腳步衝過去,只見林木盡處,一面半月形狀靜如處子的小湖驀然出現於眼前,湖邊竟還有一幢殘舊不堪的木屋,暗淡的燈光從房間的窗戶透射出來。

  「月影湖,吔~~~~~~~~~ 」眾人禁不住歡呼起來。

  「奇怪,這裡也有人住嗎?」

  幾個人頭在房門前探頭探腦。最後還是文櫻敲了門。

  「快跑,說不定是土匪。」張忠禹一本正經沖歐陽惠說,歐陽惠眼見到了目的地,心情好多了,拿粉拳回敬過去,「呸,我看你才像土匪。」

  好一陣門才開,一個老頭擎著油燈出現在他們面前,驚訝地的打量著這些不速之客。「你們是……」

  文櫻擺出她最擅長的迷死人不賠命的笑容,「老伯伯,您是守林的吧,別害怕,我們都是學生,迷路了。」她簡單地把事情原委講了一遍,老頭才和藹地笑道,「哦,原來如此,你們還沒吃飯吧,進來進來,將就一宿,明早我把你們送出林去。」

  屋裡燃起了篝火,映得每個人臉上都紅撲撲的,飯的確是便飯,幾個烤紅薯,一隻烤野兔,但對於一路上只用麵包乾糧充飢的文櫻他們來說無異於山珍美味了,一忽兒就吃了個風捲殘雲。

  老頭一直笑咪咪的看著他們吃,看來他對這些大學生很有好感,把自己珍藏的鮮果汁也從地窟裡拿出來款待他們,不過有點味道,女孩子都皺著眉頭喝不下去,便全讓兩個男生消滅了。

  過了不久,吳昊站起來有點搖晃。「有點暈。」

  「我也是。」張忠禹也晃晃腦袋說。

  看著兩人的熊樣文櫻起先覺得好笑,忽然心有所警,轉眼看見老頭抄起一根木棍悄悄走到男生的後面,不禁驚叫一聲:

  「不好,他是壞蛋,我們中圈套了。」

  「現在知道已經晚了。」老頭大笑道,順手就是一棍把吳禹打翻在地,其餘三人眼見不妙,一齊撲上去,沒想到老頭竟是力大無比,加上張忠禹中了迷藥,兩個女生更是體力不濟,沒幾下就全部被擺平在地。老頭將他們逐個用繩子反捆起來,然後像檢閱一樣得意地從他們身邊慢慢踱過去。

  「你們真愚蠢哪,難道真沒看出我是誰?答對有獎,答錯要罰。」

  「鬼才知道你是誰,快把我們放了。」張忠禹叫道。

  「答錯了!」張忠禹被老頭猛然一棍打得悶哼一聲。

  「給個提示,最近你們這裡最大的新聞是什麼呀?」

  「張洪,笑面狼!!」文櫻激動地說。

  張洪是遭全國通緝的強姦殺人犯,十多年來流竄各地作案,奪去了十多條人命和三十多名女子的貞操,血債纍纍,舉國上下人心惶惶。他其實只是中年,只是過早白頭,也因此蒙騙了不少人的信任,另外還有一個最明顯的特徵就是笑,所以人們痛恨地稱之「笑面狼」。最近電視台報道有人目擊他逃竄到了盤龍山附近,警方布下大網也遍尋不著,沒想到躲進了密林,這四個迷路的學生又稀里糊塗地落入了他的魔掌。

  一旦確知眼前的這個人竟是人人得以誅之的大魔頭,大學生們頓時驚恐不已,歐陽惠更是嚇得哭了起來。

  張洪笑嘻嘻地在文櫻面前蹲下來,看著她因為驚恐而瞪大的雙眼說,「聰明,我最喜歡聰明的女孩子,獎你什麼好呢?雞巴要不要?」

  「呸!」文櫻一口啐在張洪滿是摺子的臉上。

  張洪的眼光突然變得獰惡,伸出雙手抓住文櫻的上衣從領口處一把扯開,只聽得衣帛碎裂聲,襯衫扣子滾落一地,文櫻還來不及作出反應,一片白得晃眼的胸肌就坦露於人前,豐滿嫩滑的乳房像剛出爐的白饅頭一樣誘人。

  「住手!」幾個人同時叫起來,作為當事人的文櫻尤其羞憤,被縛的身體不停地扭動,試圖擺脫魔掌。張洪笑著看著身下女孩無力的掙扎,得寸進尺地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粉紅的乳頭,慢慢地蹂搓著,感受著那種用砂粒摩挲珍珠的快感,突然用力捏緊,文櫻長叫一聲,激痛得眼淚流了出來。

  「哈哈哈,老天待我真是不薄,如此上等的美味夠我享用好一陣子了。」